0%

20190303

又开学了,一周过去了,一切似有好转,却又仍差强人意。上课学不到啥,时间倒是吞掉不少。突然好奇,如果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长辈们如果知道我对当时我所窥探到大学的现状的不满、我对我身体情况等多方面的评估、我对几乎所有大学氛围的不满(或许其实不满的是整体的一个某个方面的政策导向吧),最终对于上大学的根本不情愿的情况,现在的我,又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比现在更迷茫、或许比现在更后悔、或许在准备第二次高考、亦或许在认认真真的有目标有计划不受无端打扰的进行着自己所喜欢所热爱并且能有不错的前景的事情。说实话,当时填志愿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看中的专业——计算机?嗯哼,不过是别人想当然的一厢情愿罢了,我当时特别担心的就是,上大学以后,被特定的专业磨灭我的“一切”,现在看来,我似乎是已经在危险的边缘了。总觉得,从上哪一所高中的这件令我总觉得或许有些走错了的这步棋来看,在这之后的许多步,我似乎离着我的最终目标,渐行渐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