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关于我

Who am I?

  00 后处女座可控完美主义“大叔”一枚,不喜欢被迫去做自己认为没有长远价值的事,喜欢自己瞎捣鼓各种各样的东西,不紧不慢的探索这个奇妙的世界。

计算机启蒙

  小学一年级,教室里就有多媒体教学设备了,比如投影仪、电脑等,算是比一些其他学校的一部分同龄人接触计算机更早些吧。记得似乎是二年级还是一年级之类的什么时候,有一段时间,学校里的课后作业等一些内容有在学校的网上平台发布的(回头看感觉很先进啊,比大部队提前好几年就“智慧化”了),虽然主要是家长在查阅,但也是第一次接触个人计算机吧,毕竟也学到了不少基本操作。
  小时候的事情,忘得真快,或许是三年级也可能是二年级开始,我和几个同学就会摸摸、操作操作学校的计算机了(记得还是大PiGu TCL 显示器),学校里也有开电脑课兴趣班,既然好奇,当然就选了这个兴趣班了,不过当时这个兴趣班玩到后面有点无聊了,因为教学上有点“沉迷”打字 😂
  没记错的话,四年级或五年级,还和同学一同开过班里的“红领巾班会”、用电子邮件交流班会筹备……
  总之小学里玩了不少东西,也包括初中早期,比如摩尔庄园、赛尔号、奥比岛……也在暴风影音上看《新闻连连看》的片段、和家长一起听 MP3 、在 MP4 (数码产品更新真快)上看《倒霉熊》《老娘舅》、在 PSP 上玩《PaTaPon》《GTA》《Everybody’s Tennis》《Angry Birds》等、给 PSP 刷机、一些搜索引擎技巧……

深入计算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逐渐长大,有能力玩弄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东西了。
  2011 年家里买了第一部 Android 智能机,我得以多了一个新鲜的、触手可及的“玩具”。这里购机其实还有个插曲,让我直接把线下苏某易购打入黑名单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呢——问:“内存多大”,答:“4 G”,嗯,听上去不错,结果到手,哦,内部存储空间 4 G 🙃 ,内存 (由于被和内部存储混淆,后来我改称运行内存了,内存这个词我也就不再单独用了) 476 MB(标称 512 MB)。
  有了新“玩具”,自然要好好玩一阵子,家里人平时正常用,回家我拿着就玩起来了,玩着玩着,后来就做有手机主题玩呀(顺路学了点 PS,以及一点点当时的 Android 安装包的结构),还不知从何(好像是《乐商店》的某软件的评论区)知道了《乐工厂》(后来改名《神机工场》)参与了一些软件(主要是联想自己的一些系统软件,但却甚至还有出现过《今日头条》)的测试,还为了个“蓝V”在《今日头条》的反馈区发了好多小问题的反馈(不过现在回头想想好多问题也无伤大雅,虽然也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可能还是有点把气氛拉垮了),当时在这么些地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虽然发言什么的有时候有点沙雕,不过真还挺好的。
  哦对了,就那段时间里,真的是接触了挺多东西的,比如 Android Kitchen(可以拿来整 Android ROM 用的)、Root 手机卸载系统应用、Root 手机以后在 DATA 分区手动清理 QQ 的垃圾文件(手机空间不够了,QQ 自己又不清)、拿着舅舅送的应该是他们替换下来的火腿肠(HTC)写完作业睡前看 C/C++ Primer Plus 电子书学了些 C/C++ 的基础知识(虽然并没有特别看懂)、反编译主题制作工具的在手机上用来查看应用图标名称的软件(万物皆可玩 😜)、给电脑加根内存条(还要知道和匹配内存频率啊、DDR?啊什么的)、胡乱玩分区把电脑 Windows 系统整炸了然后想办法自己装系统啊(不是用 GHOST,以及光盘修复修复失败了)、在领地网整了个免费空间自己搭个网站玩、主机屋(领地网一段时间以后换用主机屋了,权限更多更自由)免费空间搭个论坛(Discuz)又整些网页自娱自乐、装了 Eclipse 和 NetBeans 想试着玩结果也没真正会用、手机版《QQ 餐厅》的游戏资源包下不下来玩不了去找迅雷用 P2P 下下来了……

踏上编程路

  玩啊玩啊玩啊玩……
  在大概是 2013、2014 年,下过 Android Studio 自己玩,当时像比如配套的 Android SDK 什么的下载对我与来说在国内还比较困难(还不知道有镜像),直连 Google 特别慢(约等于没法用,有时连都连不上),又是挂梯子又是改 HOSTS “挣扎”了一段时间,最后可算是把自带的 Demo 跑起来玩了玩,但是再然后也就有些无从下手了,暂时重心转移(也给中考让路)。
  初三确实忙碌,时光荏苒,一转眼,中考都完事了……
  就这样,十五年的时光,一点点过去了,迈入高中了……
  从初中的电教委员,到高中的电教委员 + 信息技术课课代表……
  通过前一节,可以知道,此时已经自己整网站玩过了,也已经有一层薄薄的 C/C++ 语言基础了(不过 C/C++ 相关的后续推进十分乏力——没有遇到顺手的 IDE、自己也没有发现什么做个自己需要的且有能力做的产品的需求来边做边学、也没有遇上同路人带我)……
  大约是在 2015 年吧,接触到了《醋 Q》(此处故意打错了一个字),自娱自乐(?)玩得开心 😂 ,社区也很活跃,软件本体还是用的易语言做的,开发者(往往也是用户)还可以自己做应用运行在《醋 Q》上,并且也可以发布在社区分享,同样的,应用也可以用易语言(入门更简单)开发(后来逐渐多了C++ SDK、PY SDK、Rust SDK、HTTPAPI、Go SDK 等各种各样的语言支持(社区贡献)),玩着玩着,我也做了些应用自己边学边玩,比如 复述、发送消息、签到、赞我、我醒了、群管等……顶峰时用户 Q 群人数 500+ 呢(没有要求用户加 Q 群,但有给群号) 😉 不过也挺可惜,《醋 Q》在 2020.08 停止服务了,原因也很多,比如偷偷摸摸利用它来做黑灰产(赌博、诈骗、色情等)的也不少(虽然《醋 Q》也一直在打击)、以及这个软件自身所存在的一些法律风险、还有主要开发者的重心也不在这了、再加之一些导火索……
  同样是 2015 年附近,Android 的念想也在继续推进,毕竟更喜欢有 GUI 的东西,C/C++(那时还不知道 QT) 整 GUI 可够自闭了……有了几年的“玩机”经验,对 Android 的一些东西也有所了解了,再加上随着年龄增长智力增长、以及学校内的语数英等的基础知识学习,逐渐有了一些遨游 Android 的能力了(比如更能看懂一些英文了——Android Developer)……正好,高中里有时候要查资料,可时常一不小心就被浏览器首页的新闻热点什么的带跑了,那就自己弄个似是而非的“浏览器”边做边学(强开)吧 😆 带着一些 C、C++、易语言、HTML 等的混合知识,以及巧合的知道了腾讯大师兄镜像(后来一直用到了大师兄 Android 镜像停运,才换回的 Google 直连,这时直连很快了——北京上海都有节点了),大概 2016 年末,就这样入了 Android 的 Java (就很神奇)……那么好,“浏览器”怎么整呢?抓起 WebView 就开搞了……可是,没写过 Android 啊,也没怎么好好整过 Java 啊,这可又怎么办呢?靠着 Android Studio 的示例项目的代码 + Android Developer 网站(起初还不知道有 developer.android.google.cn 靠着梯子用了好久的 developer.android.com) + 网上搜索(比如 CSDN、博客园、掘金 什么的,以及后来“爱上了”的 StackOverflow) + 腾讯 Bugly 里的针对每次崩溃提示的常见原因 + IDEA 的强大的提示,一点点摸索着,现学现用,经过了一次又一次闪退、无响应,终于一步步的把“浏览器”这个“小房子”造起来了——从一打开就进入 Bing,变成设置里可以自己自定义首页;从写几行代码一跑就大概率报错,到写几十行代码都能一次跑通;从不能正常处理非 HTTP(S) 链接,到能弹窗提示是否将这个(些) Scheme 交由 Android System 处理;从网页拿不到位置信息,到会提示是否允许网页获取位置信息;从不能查看网页源代码,到直接输出白底黑字的源代码,再到直接利用 Android 5.0+ Chromium WebView 的 view-source 显示源代码;从永不变色的 ActionBar,到能根据 theme-color 变色的 ActionBar,再到能根据网页顶端颜色自动变色的 ActionBar……
  “浏览器”仍在继续,并且,有了开发“浏览器”的这些经验,再做些更多的小工具就比第一次(“浏览器”)快多(熟悉多)了。
  平时一直觉得家里电视(Android 系统)看电视的时候没有个时间显示不太方便,2017 年 4 月,终于是动手了——借助一部分网上的代码再自己按需增加改动后,没几天,电视上就冒出来了个在小角落里一直显示着的时间啦 😀
  依然是 2017 年,先是用了《空调狗》来解决我手机后台常有一些程序自启动浪费电的问题,但是后来发现这《空调狗》有时会在我不用它的时候也请求 Root 权限,并且《空调狗》有联网权限,而且还用了应用加固,使我不能很方便的去检查代码了,加之功能也不足以满足我,于是,《FreezeYou!》就立项了。印象里应该是高三前一阵子开工的(高三整这事也是离谱 😂),一直到高三第二学期开学前让路高考,停到高考完又继续开发的。起初,《FreezeYou!》也就只有简单的 Root 模式(利用 pm disable/enable),后来逐渐羽翼丰满——有了创建桌面快捷方式;有了一键冻结、一键解冻;有了冻结解冻状态点;有了查看模式(已冻结/未冻结/全部,以及之后加了更多);有了长按应用程序图标时弹出的 Shortcuts;有了 免 Root(DPM)与 Root 混合模式(优先 DPM)(一些时间以后又多了诸如系统应用模式等);有了拨号盘启动(这样用户就可以自己选择把桌面图标隐藏起来,但仍然可以打开《FreezeYou!》);有了“解冻后直接启动”等一些半自动化选项;有了崩溃监控与提醒上报(也就意味着收下报告的服务端也做了);有了“通知栏快捷操作”;有了“搜索”;有了“多选”;有了多语言(英语、繁体中文,后来还增加了更多)支持;有了“锁屏后一键冻结”;有了针对应用程序图标和名称的缓存(为了加快列表载入速度);有了“离开冻结”;有了“通知栏磁贴”;有了“计划任务”;有了对外开放的 API;有了……哦对了,最开始有一阵子,由于更新频率超高(出现过一天2、3更),还被评论区一些用户戏称“高产似母猪” 😂
  博客最早也是这段时间开始写着玩的。
  当然啦,这期间,也有了自己的 GitHub 账号(大约 2015 年)↓,GitLab 也有用过(当时 GitHub 私有项目还是收费的)。
Playhi's GitHub stats
  高中三年时间很快,别看这篇看上去都挺平静,其实也有不少事,这里就举一件,别的就让它过去吧。比如市政工程半夜施工整的觉都睡不好,还因此家里也起过波澜……不记仇,除非伤太深……

低效的三年

  转眼间,高考完,填志愿,大学时光开始了。
  作为本市 3 + 3 改革的第二批学生,我的 + 3 炸的离谱,三门课没有一个考入 A、B 两大档的,给整个高考成绩狠狠的往下拽了一把。也由此,加之出省家里不放心,最后填了某应用型学校的计算机大类,而后录取并开始了大学时光。
  这里的标题,取了“低效”,但也许也不算多么“低效”吧,但肯定比我真正想要的要差得多。
  大一刚开始,先是军训(国防教育),军训那会儿,就不太对劲了——一次又一次开会,实质也就只有几分钟的内容,可以开个一小时甚至更久,同学们不少也有些怨言,不过也就刚开学吧,姑且就接受吧。军训完,也就开始上课了。有什么课呢?比如计算机导论、程序设计基础、大学物理实验、工程实训、计算机系统认识与维护实训……计算机导论——也就是老师念念书,把书上题课上黑板再做一遍,上了大概半本书(也没啥多丰富的内容,比如补码、反码、进制讲好几节课),然后变成校企合作授课了,校企合作又干了什么呢?整了个思科模拟器在那模拟配交换机(讲的很浅),企业是某教育集团,派来的讲师在那敲个命令,可以错个 N 遍才对,有被乐到,还隐隐约约的诱导我们可以报名他们的课程,考证书,学东西(课上得这么乱我可不敢报,加上由于很久以前的一些经历(小学里发生第一次),对一部分类型的教育机构本就有所抵触)。程序设计基础——拿着谭老师的“红色经典”,配合着 PPT 照着念就是了,书上错了,PPT 也一起错。大学物理实验——说它是实验?我觉得吧,太抬举了。为何?照着书上和老师给的步骤依葫芦画瓢东拼西凑把实验结果整出来完事,到底怎么是怎么回事,仍然是个谜。工程实训——金工钳工车工……不太懂这有什么用 🤔 计算机系统认识与维护实训——这课上得约等于计算机拆装?不过吧,似乎还不如我自己在家拆了电脑玩半小时学到的东西多。
  大一的课,总得来说——失落,以及本来课就多,加之集体开会又是家常便饭,时间就打的很零碎。那宿舍情况呢?四人间,算是不错了,可惜,有个舍友打游戏真的猛,沉迷《第十人格》(化名),而且是外放游戏音乐(有的时候耳机连麦,不过游戏音乐依然外放)在打,后果就是,只要在宿舍,大概率能听到这游戏的音乐,并且是几秒就一循环的那种令人抓狂的洗脑风格(走出宿舍,脑海里依然余音缭绕 😔),可不只是外放哦,还会时不时的高分贝吼两声,骂两句,一惊一乍,不胜其扰。甚至我们都睡了,那边依然精神不错——还在打,自然睡觉也难以好好睡,休息的就很差。各方面的问题大家说了也好不了几天,不用多久马上“死灰复燃”。环境太糟,只好是有空,就图书馆见了。
  大一还有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比如刚入学窜稀断断续续窜了大概两个月;比如院里承诺参加校运动会就给什么什么奖励,以及拿名次再多给啥啥啥的,结果什么都没(不是说一定要有,而是既然做出承诺,那得去落实或者主动给个解释);比如搞了个什么计算机院的年会,参加(其实感觉就是凑人数捧场)给加讲座分(第二课堂分中的一类),结果最后这分也无影无踪;比如好多消息,我在我自己班根本就不知道,是靠别的班的班群(同计算机大类共 8 个班)才知道的(两个班同辅导员,所以只能是班委的问题了);比如抽烟,我宿舍没人抽烟,但时常有烟味——隔壁宿舍阳台厕所抽烟,以及由于靠近厕所,有一些厕所抽烟的学生的烟味也会飘进来,教学楼上课,上着上突然就有抽烟的烟味了——走廊、楼梯等抽烟,学校也没让我感到有好好管(沟通未觉有效);比如宿舍因为在高层,所以有电梯,但是故障率超高——每月都出稍大一点的情况,还关过人,异响那是日常了,每天都有,反馈学校似乎有那么点作用吧,过了几个月异响仍然持续,但是故障停运不常遇到了;再比如……大一可以算是最抑郁的一段时光了吧,终于是一步步的艰难的到了大二。
  大二分流了,因为大一环境、情绪、不同班不同教师给分标准不一致等一系列的问题,终究是把高等数学1和大学物理1给挂了,那么总的分流分数就低了(也不算多低,毕竟别的分数都还是可以的),于是没能进计科(原计划)或是软工,进了第三志愿——物联网(一共五个方向,还有网络工程和数字媒体),有了大一班里的混乱,大二终于是竞选班委了(正好解决一下稍稍有点过于内向、放不开的问题),最后整了个副班长(班长我们都一致选择了大二分班一开始辅导员指定的两个临时负责人之一(她大二开学那两个月的工作、办事等等的都没有问题)(另一个没有参选))。
  大二又有什么课呢?比如大学物理实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数字逻辑设计、操作系统、微机原理与应用……大学物理实验——这次分配到的教师真的挺不错的,虽然课程还是不那么实验,但是相比之前的大学物理实验,学到的东西以及上课体验,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虽然这个教师上课、报告什么的要求也更高了,可我觉得,这也没啥不好的。面向对象程序设计——依然是之前用的那本谭老师的“红色经典”,但是,优秀的教师和一般的教师,那是不一样的,这个教师上课,他能指出书上的错,也能脱离书本,上出不是念书课的课,加之有了更多的课堂实操演示(不是照着书的代码),以及换用了更现代化的 IDE,和合规的代码风格,这样的课上得才像样嘛!数字逻辑设计——老师也是不错的,不过学的东西还是挺浅的 😂 操作系统——老师挺热心的,不过有点“沉迷考研”,上课上着上着就开始鼓动大家考研了(以至于课没上完,还加了个班加了节课) 😂 微机原理与应用——有点不知道老师存在的意义(上课全程是看的超星学习通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别的老师的以前的课程录播) 🤔
  大二上呢,宿舍里还是一如既往,所以依然图书馆/二教空教室常客(图书馆有时候有抽烟味道,有时候有一股臭味,有时候会异常的闷,还有更多时候是因为没空位了 😅
  大二下正好碰到疫情上了一学期网课。有的同学可能会不适应吧,我倒是挺喜欢,因为终于不会被宿舍里的情况打扰了,而且还可以翘课(自由安排上课进度)了,平时校内因为各种原因,几乎算是一直没翘课过,这样一上网课,就可以又是做自己的《FreezeYou!》又是开新坑什么的,课也上的没啥问题,有的课的老师用的录播,我就看情况 1.5 倍速或者 2 倍速或者不倍速来看了,有的课的老师课上讲跑了,我也可以利用起来那些零碎时间,加上吃饭什么的也不用出门去(挤)食堂了,可以“挤海绵”挤出不少时间。
  大二的网课上的还挺开心,还希望大三继续网课呢 😂 不过终究还是通知,需要返校开学了。
  大三又上了不少课——计算机网络原理、JAVA 程序设计、网络工程、传感器原理与应用、单片机原理与应用、无线传感器网络、RFID 原理与应用、嵌入式系统原理……计算机网络原理,很迷,硬是整了个英文版的教材来用(或许这样老师照着中文读就不会被叫做念书课了?),然后这老师听上去应该也有段时间没有更新知识了,比如在当时(2020 年)还把 802.11g 说成是最新,然而其实 n 甚至 ac 都已经有了有些时间了,又比如还花了半节课的篇幅来普及 IPv9 有多么强大……JAVA 程序设计,老师有点东西的,我觉得可以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老师放在一块,也是同样的,学识不少的、会教学的、认真教学的、有料的优质教师。网络工程,实验课接水晶头(这搞个初中生看眼怎么弄几分钟应该也就会了吧)、模拟思科(小机柜的神州数码的设备由于搬新教学楼(不过其实也搬了已经半年了)基本没法正常用,不然就用小机柜的设备了)(大致正巧就是之前校企合作教育集团教过的一部分)、模拟综合布线(仿真度完全不够的啦)等等等等,老师和蔼可亲,也挺认真的,但这课内容有点浪费时间的感觉。传感器原理与应用,不知所云,照书读,基本上课也就结束了,参杂的实验课干了什么呢?就是把预先编译好的东西烧写进实验箱,跑起来,完事(感到无聊)。单片机原理与应用,老师也挺有料,也是在教学上下功夫了的,比如虽然我们这门课的实验是有实验箱可以像传感器原理与应用一样老师比较轻松的就能完事的,老师并没有选择实验箱,而是让我们去用 Proteus 和 Keil 来仿真实验,她也解释过,就用那实验箱属实学不到多少东西(我的理解:封装的太多了,过于一手包办了),实验课还在那帮大家找问题所在、验收成果等等,也真是辛苦这些认真的老师了。无线传感器网络,依然是单片机原理与应用的老师来上,课堂是下功夫了的,但是实验绕不开实验箱了,通过实验感觉没学到什么(改原始代码增加一些小小小小小小的功能),还是停留在好似 C/C++ 入门一样的感觉。RFID 原理与应用,实验又是实验箱,烧写进去,刷个卡,也就没啥了,课上还是有些东西的。嵌入式系统原理,老师不错,自己也一直在学和用(不仅仅是给我们上课的那些内容,但有一定的相关性),所以课上还是很能讲出内容的,不过实验和之前的单片机原理与应用相比可以算是一定程度上重复了,基本上并没有什么挑战性。
  大三也挺神奇的,宿舍那个,突然不玩《第十人格》(化名)了,还列举了《第十人格》(化名)很多令其不满的地方,开始《王者荣耀》了,少了那个无限循环的背景音乐,顿时舒服不少,虽然动不动清个嗓子、叫两声(似乎叫的也轻那么一点点了)、吮吸鼻子、骂街(导致很长一阵子我一听到湖南口音就烦)还时有发生,但大部分时间也已经可以在宿舍坐下去,甚至有些时候可以学下去了,不用动不动大老远跑图书馆、二教花时间找空座位、空教室“避难”了。
  不过吧,学校里各种莫名其妙的事,依然时有发生。比如,大家都来开会,那讲什么呢?不要管,都来都来!结果,“考研介绍会”,准备就业的就只好 😑 了;比如,“每个班学号前八位的男性同学必须加入征兵宣讲会群参加宣讲会,真的想要参军的也要去”(拉人头凑场面?我们学生的时间不是时间?);比如,普通话考试,请大家按准考证时间及时参加考试——当天考试第一场开始没多久,“普通话开始了!快来吧,早来早考!”结果呢?到了以后,等了快 1 小时,才进考场——等待一小时,考试十分钟(不仅仅这件,很多事情都是,安排混乱);比如,打疫苗(第一批),几点到集合地点,乘车出校打,还有一小时到点,突然,“大家快点来,可以上车了”,赶到现场,大排长龙,30 分钟上车(永远的混乱),到校外还排长队等快一小时才打上,然后等回校的车又是一小时的超长候车队伍(全是本校),学生内心 😒(不过好在第三批开始安排的就比较好了);比如“某企业比微软还好!”——也没说出到底好在哪了,我也没找出来怎么个好了,或许院里一部分人员的认知仅限于此了吧;比如“你们大三的上学期企业综合实训课不是上过了吗?”,“没有啊”,“无”,“没啊”……“哦,那大概是17级的”——出自某负责该区块的院分块领导;比如……
  三年里,课是真的多的离谱,课上学的东西呢,也又并不怎么多(每次看到那满满的课表,总有些不是说什么好的感觉),又不好意思翘课,只得靠自己利用课后时间和假期时间,想办法满足自己的欲望了—— 2018 年,为了解决自己密码管理的问题,给自己定制了一个密码器(软件),自此,我的各个账户的密码方案又一次升级了,每个平台的密码都完全不一样,哪怕服务商明文存储,也不会导致我的其它账号被盗,但我也不用记忆我的每一个密码,我只要记住一部分密码,剩下的,它自然就能出现了 😉 2019 年,借助讯飞语音 SDK 和百度语音 SDK,还特地用了 Kotlin 来写了个通知播报,这样戴耳机的时候都不用扭头看屏幕了,耳机里会传来通知发送方、内容等(可以选择只播报某些应用的通知、设定语速语调音量发音人、设定播报模板等)。2020 年,趁着疫情上网课,玩起了 Flutter,还自己把小项目里改过了的 ListTile 剥离出来,做成了 package 发布到 pub.dev 去了,最后又把这个 package 的大部分内容 PR 到了 Flutter 中 😆 可不止玩了 Flutter,还有 Go,并且给 Goframe 的 gf-cli 丢了个小 PR,加了一点点功能。只有这两个?No, no, no! 还写了在 Deepin 上能用的 快速熄屏 + 文件管理器右键以管理员打开插件 + 文件管理器右键哈希插件,其中的 快速熄屏 和 文件管理器右键哈希 还提交并上架了应用商店(管理员打开那个后来 Deepin 安排恢复这个功能了(过了几个月也有了),也就没必要再提交上架了) 😉 还是 2020 年,不上网课正常开学了,忙归忙,依然搞了些小东西,比如给要求的班里的晚间上报,弄了个网页(当然服务端也是少不了的),方便统计(减少人工负担),之后由于一些原因还索性弄了群机器人,支持在班群上报,在班群提醒(@)未上报同学。当然了,整个这三年,《FreezeYou!》也仍在继续,而且还有了它的新网站和中文名(自冻)。
  哦对了,大三找实习,碰到字节一面的面试官正好提到翘课学习的问题,他和我说上课还是很有用的,听到这我还是挺羡慕的,遇上优秀的学校优秀的老师,真的对成长的帮助不小,要是碰上糟糕点的,可能就成绊脚石拦路虎了(拿不翘课的我和我一个翘课的同学(当然也是好友)这三年的成果一比较就非常明显了——同样的时间,拿来浪费在听课上和拿来自学、睡觉、游戏上……) 😔
  总之吧,带着强烈的求知欲,却得不到满足,又难以通过自己的协调来自己满足自己对大量知识的渴求,整个这三年,终是似乎是主要以压抑为基线度过了——虽然从外表看,笑容依旧。

最后更新于:2021.06.09
未完待续……